加格达奇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镇妖册 第二百五十二章 陷阱

发布时间:2019-09-25 21:14:38 编辑:笔名

镇妖册 第二百五十二章 陷阱

姚海明见一向滑头的冯老头被自己吓住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自己心里的惶恐反倒减少了不少,心里一动,有些恶作剧的回答道:

“就是字面的意思。”

冯老头定定的看着姚海明,好一会才用力的吞了口唾液,沮丧的长叹了一声喃喃道: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姚海明诧异的问道:

“您知道?您已经知道了?”

“我知道,我知道个屁啊!我知道许行空就是个暴风眼,我怎么这么傻的往他身边凑啊!哎呀,海明你小子可别再犯傻了,赶紧的离那两位远点,我是已经不成了,可我原本也没几天好活,可你还年轻啊!”

姚海明闻言心里一阵感动,他拍了拍冯老头抓着自己手臂的手道:

“谢谢您,不过现在已经晚了。”

“晚了?怎么可能?今天我也不留你了,你赶紧回去,然后将那份工作辞了,只要你离他们远点,自然就不会受到牵连了。”

姚海明摇了摇头,将冯老头推着自己的手按下去,看着冯老头道:

“冯老爷子,已经晚了,我已经答应了许师叔,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冯老头狐疑的看向姚海明,见姚海明脸色平静,他只好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深吸了口气,平抑了一下有些激动的心情,左右看看,又抓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冰啤酒,用力抹了抹嘴唇道:

“你答应他什么了?”

姚海明微微一笑道:

“许师叔让我来保护您,我答应了。”

冯老头吃惊的看向姚海明,好一会才一脸气愤的大声斥责道:

“你傻啊!你脑袋里长得是脑子么?啊!?”

姚海明咧嘴一笑,正要回答,厨房里伸出一张俏脸:

“怎么了?”

两个男人瞬间就换上了一副笑脸,一起转向小婷道:

“没事,没事。”

小婷狐疑的看了看两人,摇了摇头将探出的脑袋缩了回去,冯老头的笑容顿时消失,换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低声道:

“你傻啊!我都是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你保护我?你有病啊?”

姚海明此刻的心情忽然平静的很,甚至有些庆幸,觉得自己这次真的选对了,如果自己没这么选,也许会后悔一辈子,许师叔没说错,人总有不得不战斗的理由。

“还笑!你吓傻了啊?”

姚海明看了看冯老头

镇妖册  第二百五十二章 陷阱

,又不经意的扭头看了看厨房方向,很肯定的回道:

“呵呵...老爷子,我没傻,我觉得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了。”

冯老头嘴唇动了动,好一会没出声,末了长叹一声道:

“罢了,罢了,现在再说什么都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

姚海明一怔,随即奇怪的问道:

“您刚才不是说都知道了么?其实我也不大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还想问您呢?”

“啥?你这...这个,你可真是个傻孩子啊!我说知道是指许行空和林晓枫身边的麻烦还没有散去,现在跟他们靠得太近肯定会惹上一身骚,我怎么可能知道会具体发生了什么,要知道的话我还会这么傻么?”

“哎?也对啊。”

“废话,当然对,快说说,许行空让你怎么保护我?可能来袭的对手又是什么人?不过他能让你来保护我,说明来人应该实力也不会太高,这算是一个好消息么?”

姚海明尴尬的搓了搓手道:

“好,好像不是的,许师叔说是人手不够,又调不动门内的人手,所以,所以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就让我来保护您老了。”

冯老头愣怔的看着姚海明,好一会才摇着头道:

“你可真是...你怎么就这么老实呢?难道你不是来保护我,是准备来陪我送死的?”

“这...”

姚海明当然没好意思说,当时他还真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他觉得还是要拼一拼,因为他还不想死,他还有想要保护的人。

冯老头见状又感动又好笑的摇了摇头道:

“那你觉得许行空是不是一个漠视他人生命的人?”

“这...我对许师叔不是很了解,不过林师叔...”

“呵呵,我明白了,林晓枫的名声不大好,原本她有个绰号就叫灭绝师妹,现在更是传闻她对同门也能下得了狠手,所以你觉得自己也是被抛弃的棋子?”

姚海明干笑了一声没回答,冯老头向他挪了挪,压低声音道:

“你这个傻小子,这世界上最不可信的就是传言了,凡事都要自己用眼睛看用脑袋想,据我观察,许行空绝不是一个冷血的人,而且他对你似乎还有回护的意思。”

“啊?您怎么看出来的?”

“你...你还得好好的锻炼啊!上次他问我话的时候让你在场是为了什么?”

“不是因为我认识您么?”

“他怎么知道你认识我?他其实是想看看你的性格,而且当时你有心帮我他也看出来了,还暗示我不要利用你的善良,这不是有心回护你么?”

姚海明一脸困惑的看着冯老头道:

“有这么一回事么?我怎么不知道?”

冯老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

“这事以后慢慢说,现在的问题是他既然不是一个冷血的人,也没有想要害你的意思,那么就不可能让你白白的送死,要么他还有别的安排,要么他让你带给我的警告是虚张声势,我问你,你觉得会是哪种?”

姚海明脑袋里乱糟糟的,想了好一会才不大肯定的回道:

“可能是前者吧,我觉得他不想是在吓唬我。”

“哦,为什么?”

“因为他也在给蒲先生安排事宜,还一本正经的跟林师叔商量,如果他只是忽悠我,用得着这么费劲么?”

冯老头皱眉想了想,咧嘴一笑道:

“如果这样的话,也许我们都不用死了。”

姚海明半信半疑的看着冯老头,他当然希望冯老头的猜测是对的,不过,他没有告诉冯老头,临来之前,许行空还给了他几件符箓和一次性的灵器,哪怕冯老头的猜测都是对的,许行空真的还有别的安排,自己恐怕仍然免不了要有一战,至于会不会死,那还得看自己的,不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冯老头的推测上吧!

冯老头虽然这么说,也表现出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但是他还是为最坏的结果做着安排。

吃过饭之后,冯老头以姚海明谈事为借口,将原本每天都要进行的修炼知识讲座给取消了,不由分说的将冯啸亭赶走了,冯啸亭是跟她父母一起住的,只是她每天会过来帮忙照顾冯老头,顺便接受冯老头的训练。

末了又拿出写了一封长长的信,设置好定时发送,如果他今晚真的过不去了,这封信就会成为他给儿子的遗嘱了。

姚海明见状,也拿出想要给自己的父母写点什么,不过想了半天却不知道该写什么好,最后只是写了一句‘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做完了这些事,一老一少相对无语,冯老头呵呵一笑道:

“我这里有好酒,你要尝尝么?”

姚海明点了点头又马上摇了摇头道:

“还是不要了,喝醉了一会术法都施放不了就糟了。”

冯老头呵呵一笑:

“那我就自己喝了,其实喝点酒施法更溜哦,我记得我年轻时第一次探险碰到一群恶鬼的时候,也是连念咒都念不准了,最后还是灌了一口酒之后才稀里糊涂的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实战。”

“真的么?”

冯老头笑着点头:

“真的,所以我才这么喜欢喝酒,就是因为总觉得没有酒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姚海明犹豫了:

“那...要不我也喝一点...咦,不对,冯老爷子小心!”

姚海明话音未落,原本窗外传来的马路上的噪音和周围邻居发出的响动忽然就不见了,不用说,这是因为有隔绝结界已经笼罩住了这间屋子。

冯老头动作也不慢,姚海明一声警告之后,他就已经利索的蹿到了姚海明身边,两人背靠背的站在一起,警惕的观察着周围。

冯老头手里已经摸出了两件黑不溜秋的灵器,左手是一个珠子形状的灵器,右手则是一把半尺长的黑色匕首。

姚海明也手忙脚乱的掏出一张玉符和一把纸符,不过他马上又想起什么,慌忙将纸符塞了回去,手指掐着指诀,口中念念有词,过了片刻,一个圆形的护罩将他跟冯老头一起罩了起来。

做好这一切,姚海明才又一次掏出了那一把纸符,不过想了想又塞了回去,这次他又拿出一只纸鹤,念了一句咒语之后,用力的将纸鹤向着窗户扔了过去,然后赶紧掏出那两进两出的纸符,警惕的向周围看着。

纸鹤一离手就化作了一道白光,由慢而快,咻地一下穿透了无形的结界,向着远处的夜空飞去。

“咦?!”

一个陌生的声音若有若无的发出一声惊呼,然后紧张的浑身僵硬的姚海明就觉得一股莫名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向着自己涌来,姚海明惊慌的大喊了一声,用力将手里的玉符向前扔了出去,出手之后他才醒起,玉符的激活咒语都没来得及念。

可惜,现在连让他后悔的时间都没有,他想起自己另一只手里还有一把纸符,于是赶忙念动咒语,然后将整整一把纸符一起给扔了出去。

“轰!”

姚海明觉得眼前一亮,然后眼前什么都看不到了,耳边似乎传来了冯老头的呼喊声,只是那声音似乎很遥远,又像是隔着一层水幕,怎么努力也听不清楚。

难道这就是死亡么?好像也不怎么可怕嘛。

......

一条身影从人行道上慢慢的走来,到了通向停车场的小路口时抬头看了一眼路标,然后拐上了略显阴暗的小路,走了没几步,他忽然停住了。

“真巧啊,宋师兄,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你,不过,你真的是宋师兄么?”

一个略带调侃之意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然后,一个长相普通,带着一脸促狭笑意的年轻男子从虚空中缓缓步行而来。

那人下意识的退了一步,然后猛地一转身,身影晃了晃,然后慢慢的淡化,最后竟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许行空讥讽的冷笑了一声,淡定的抱着长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安静的看着正前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未完待续。)

台州白癜风医院
台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台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台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台州好的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