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格达奇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绝色世界之血印龙王 第二十四章 牧歌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7:56 编辑:笔名

绝色世界之血印龙王 第二十四章 牧歌

血族领域内。

百丈高的山脉之后,一世外桃源般的晨雾之中,百花齐放,百鸟争鸣,一切都是如此的生机勃勃、春色盎然,一动人的歌喉从林间传来,随声望去,只见一女子身穿素纱衣拖至草坪,手提花洒,哼唱着有旋律的调调,细心的照料着花圃中灵气十足的仙草们。

而附近的空地上,石台上都居散着种族不一的印兽们,安静的蜗居在原地,聆听着这天籁之音。

“呜…”忽的,四周的印兽猛然惊醒,好似即将天崩地裂般瞬时乱了方寸,慌乱之中逃窜往各个方向,目光却依旧看着这世外桃源。

那些刚被滋润的仙草正舒服着,心旷神怡,却突然都掉了身上身上的露珠,褪去了它原有的亮丽,尽可能的想往土壤里钻。

“沙、沙、沙。”与草坪摩擦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女子一听,无奈一笑,道:“你就不能穿个鞋吗?”

脚步声在离女子一丈远处停下,晨光打在白衣上,令这赤脚男孩显得格外的阳光,却因为那双血瞳而多了几分阴暗。

男孩道:“还轮不到区区一双鞋来束缚我。”

女子放下手中的花洒,回眸看向男孩,一张亲和力极强且动人的面庞呈现在了眼前。青翠色长发盘卷在脑后,上插有一两只简约珠钗,刘海遮至眉前,墨绿色的瞳孔更是深邃,整个人的气质清新脱俗,却不失嫩气,薄唇微掀道:“那你下次来之前可得和我说声,我这些花花草草可经不起你小脚丫子的触碰。”

时间男孩先前走过的地方已经黑乎乎的,好似烧焦般,失去了原本的色彩。

“行了,行了,我这次前来是有事情找你咨询。”男孩小嘴一撅道。

女子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一笑,随即纤手一挥,一股清秀之气从衣袖下挥出,裙摆随之摇曳,灵气拂过那欲似烧焦的地方,仅是眨眼之间,那本已无了生气的嫩草瞬间挺起了腰板,恢复了原有的样貌,抖擞着精神好似再向女子道谢。

男孩不再多看女子一眼,笔直向里走去。

“小心有毒。”一向热心肠的她见男孩毫无防备之心的往里走,随口一提。

“毒?你见我何时怕过毒?”这女子的百里花圃之内虽朵朵美艳娇贵,却美中带毒,更别说这些早已经认了主的仙草,更是堤防心极强。

“呵。”女子跟在其后,一字话音刚落,前面一直昂首挺胸大步迈的男孩瞬时感觉极其强烈的压抑之气,积沉已久的热血有了沸腾之势。紧接着,呼吸节奏浅浅紊乱,小虫般钻咬着自己。

男孩反应速度极快,见此状态一瞬间做出了反应。

“吼!”一声低昂的龙吟声龙吟若雷,响彻在山谷之间形成回音,惊的鸟窜林,听的兽钻穴。

血红色之气顿时爆涌在男孩周身,四周温度急剧上升,仅凭几株冰寒仙草努力压抑着平均温度。

明媚的天空竟也被这突然袭来的热潮所渲染,原本安静一片的仙草顿时齐聚,灵气大现,只为护住自己,不让自己在这刚问下化为灰烬。

持续了不到片刻,血红之气渐渐回收,却依旧燃烧在空气之中。

“牧歌!你别给我得寸进尺!”震天吼、刺苍穹般的咆哮声爆破而出,惊吓到了方圆百里的生物,原本生机四方的桃源顿时失去最后的几丝亮光,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死气。

男孩怒了,微露出的侧脸此刻是如此血腥,额上静脉奋张,血红的眼睛怒视着不远处的女子,骤然变暗,突然闪烁一下,又变的空洞漆黑,活生生的宛如无底洞般透露着无尽的杀戮。

周围的阴暗衬托着男孩的暴怒,周身血气萦绕,好似以血为欢的死神重回人间。

一直镇定自如的牧歌站在不远处,双手抱胸,片刻后,薄唇轻掀,道:“你还不明白吗?”

男孩一抹犹豫一闪而过,但是气场之强大完全没有褪去。

“你此行来找我的疑问,我已经给了你答案,你难道还没明白吗?”

男孩怒气稍微褪去丝许,牧歌继道:“你还以为你是当年的帝王吗?作为核心的血脉最强大的一点就是百毒不侵。而现在,仅仅是这邵阳草毒你五分,你就入毒二分,即使你运气化解,但本质已经完全改变了。我相信你没可能察觉不到这几年来你的变化,如果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你核心血统已经开始弱化,你,不可能没察觉吧。”

“当年你一心想称霸世界,根本无心理会我等六位。血族现在在世上排行第一又如何?血脉根本不及其他种族千分之一,其余八族群起而攻之,他人虽忌惮你八分,我族却畏惧外三分。隐居世间多年仅凭你一人之力撑起,但,你可曾闻过,据万年来,除了你,有谁敢告知天下,是你血族核心血脉!”

“我从未忽视过你们,我有我的规划!我只是想给你们更好的!你们现在身为制裁者还不是拜我所赐!”

“在你眼里,友情、爱情、亲情永远都比不上你那宏图大业的十分之一!”牧歌一语惊醒梦中人,男孩背对牧歌,略微垂耷着脸。四周一些大胆的仙草已久探出了头,点点星光泛在其周遭,宛如夜间寻觅的萤火虫。

“醒一醒吧,不要越走越偏,放了樱吧…”女子步步走上前去,每迈出一步,脚底片片芳草更是摇晃着身子

,扭动着腰肢,接受着沐浴精华,一朵朵一株株露出花苞羞涩的笑着。

“不要和我提樱!她做出了事情理应得到应有的惩罚!”虽感觉到了身后脚步的移动,却依旧站立在原地,咆哮着,此刻的他好似一个孤苦无助的孩子。

“樱她只是做了一个母亲该做的事情!该尽的义务!”

“她从头错到尾!她不该动情!”

“如果动情违反天规!天下人早已经尽数被屠!如果动情毁你原则!牧晴根本不会毁在你的手里!”

“嗡。”那个禁忌的名字不带任何怜悯之意的挤进自己的耳里,血瞳骤然放大,呆滞的盯着前面的草地。

“呼。”私人的感情不小心塞了进来,平复了一下心情,牧歌继续道:“我与其余五神也早已经商讨过了,要想解决你们血族这次的问题,要想度过此关,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所有拥有核心血统的人之中,选一位,接受我七大执裁者的审议通过,达到震慑九族的地步,才有机会,度过此关。

“什么?你们这意思是说,要创造一个高我一等的人出来?取代我的地位?”男孩一听,猛然转身,掩去了一切私人情感,注视着牧歌。

“可以这么说。”

“你!”差点再次暴怒起来的男孩被牧歌接下来的话所彻底淹没。

“默渊和崔澍在对你这几年来的观察之中发觉,百年前,在那场大战之中,你早已经被无形的下了药,而这个药,却是万鬼门耗资数亿人力物力所炼制成功的红阶三品丹药,堪称极品,却因为其中一样入药品被盗,导致有了解毒的机会。以你的能力才压制百年,最近终于开始毒发,一点点的侵入你的身心脾肺肾,而你应早已也发觉,根本无法压制。作为核心血统,你的弱化必然会导致后人的衰弱,这样下去,血族的地位迟早有一天崩然而解。我们也为你考虑过,所以,我们只选取你的直系亲属当中的其一来参与此事。”

“那老不死给我下的是什么药?”

“红阶三品,绝世之药:绝皇嗜心丹。”

牧歌这么一说,男孩一想,确实,这几年来身体逐渐越发不适,这也是自己来找牧歌的其中之一,道:“百年前那场大战过后我已经感觉不对劲,但我怎么运气却只能封印他无法真正将它驱散,果真是魑魅那个老不死做的手脚…说吧,三十三人里,看中谁了?”

牧歌一笑,她并非不了解眼前的这个男孩,虽然一副暴脾气,一个天生的暴君,不懂何为情何为爱,只懂得如何的打打杀杀,但他心底却一直有着一颗善心,只不过因为牧晴一直埋藏于心底从不轻易展现,但为了后续,牧歌必须再多费点口舌,解释清楚,道:“你可要知道,我们七人从未有谁真正了解过七造一的概念,血族书库也从未记载过,也就是说这是一次全新的尝试,我们七人不管是谁,自身的力量都不可能是轻易驾驭的了的,更何况要承受七人之力,如果属性不对号,只有一方力量便可让他自我焚毁,爆裂而亡,所以这个尝试我们需要极其的慎重。”

“呵,当年我自己都差点控制不住自身的力量,更别说有人要承受七份力量,牧歌,你当真不是来和我开玩笑的?”

“你可知,能使你死里逃生,没有被极品绝皇嗜心丹吞噬掉的那被偷走的丹药名什么?”明知故问,男孩一个白眼,目无波澜的看着牧歌。

牧歌道:“被封神七冥偷走的…三生魂。”

又是一愣,男孩从未想过,原来百年来,救自己一命的,并不是自己一身的力量,竟说封神七冥的拼死相救…

“呵,牧歌,不要糊我,你觉得我当真相信?”

“我牧歌,什么时候骗过你,你何不亲自去检验一下?”牧歌一笑,转身再次拿起花洒,准备浇花。

男孩自然也是猜到了几分,道:“你的意思是…”

“和你想的一样,我们的打算,便是你那亲孙子,九色虹桥拥有人:谷雨凡。”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的网友评价
贵阳长峰医院看病能走医保吗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怎么走
贵阳长峰医院冶疗效果如何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怎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