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格达奇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狐妃不好惹 误打和误撞的正确解释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0:48 编辑:笔名

狐妃不好惹 误打和误撞的正确解释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阅读最新内容。虽然凌桦百般不愿,却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收下那个萧县督的千金,萧茜。

此来自逐浪并不是所有的女子都是希望嫁入皇宫的,萧茜就是一个例外,她从xiǎo就有一个和她指腹为婚的未婚夫,且他们两情相悦,无奈他家道中落,现如今急需用钱,可是她的父母却再也不赞成自己同他来往,无奈之下她只有冲着舞林大会的百两黄金而去,本来胜券在握,却杀出了个程咬金,硬生生的抢走了自己的黄金,虽然萧茜也获得了第一舞娘的称号,可是她要这个破称号干嘛用?能吃吗?现如今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进宫表演,只要皇上开心了,没准能赏自己些黄金,好去支援准备考秀才的他。可是出意料之外,她不但没有获得黄金,还这样稀里糊涂的被皇帝指定和亲,还是和一个别国的皇帝,谁都知道

,伴君如伴虎,没准哪天她一个不xiǎo心,自己还没从皇宫出来,就连命都赔了进去。她真的好恨自己,如果自己的舞蹈能够更娴熟一diǎn就好了,如果自己也能够随身带着一个能够招蜂引蝶的香囊就好了。可她更恨那个突然打扰她夺得冠军的女人。突然抽出把剑也就算了,杀气腾腾的把剑架上自己脖子也算了,这她不可以计较,可为什么,就连国师也袒护她?

此来自逐浪嘴上説一场误会,一场误会就完事了,就可以解释她为什么要杀自己了?然后説自己以为这是武林大会,她到底是来搞笑的还是来羞辱自己的?她到底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自己就那么不幸,不但没有赢到黄金,到头来连自己都给赔进去了。这一切,都是那个叫姜澜的贱人造成的!

此来自逐浪“:你就是上次在舞林大会上的萧茜吧,我们又见面了,恭喜你要去皇宫享福了!”狐儿走过来对着萧茜笑道。狐儿一句无心的话在萧茜看来却是对自己**裸的讽刺,呵,她这种女人会恭喜自己,这不是明摆着讽刺自己心愿不但没有得逞,还把自己赔进去的事实了吗?她到底是谁啊,自己向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可能招惹任何人,可是她为什么要阻挠自己比赛?哼,肯定是爹爹知道自己要赢得黄金去支援未婚夫所以特地派人去阻挠自己吧。爹爹肯定是给了她好多好处,贱人,为了那么几diǎn钱就可以这么做吗,沦落到这种下场,还不能和自己的心上人终成眷属。想到这里,萧茜眼里便更容不下狐儿了。

此来自逐浪“:恭喜我?你这种人也会恭喜我还真是稀奇!”

此来自逐浪“:怎···怎么了?”

此来自逐浪还没等狐儿问完,就被萧茜一个巴掌给打倒在地“: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得不到黄金,我的未婚夫现在急需用钱,我去参加舞林大会就是冲着钱去的,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进宫表演,然后被皇上指婚去云桦国和亲,现在好了,黄金没拿到,我不能和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现在你满意了吧!贱人!”由于这里很少有人经过,所以萧茜也毫无顾忌的朝狐儿吼道。

此来自逐浪“:对不起,我不知道那个黄金对你那么重要。”

此来自逐浪“:对不起?对不起有用还要衙门干嘛?!”

此来自逐浪“:如果你不愿意进宫的话,我可以代替你嫁入皇宫,这样你就可以和你的心上人终成眷属····”pia!又是一个嘴巴子抽了过来,将刚刚站起的狐儿打趴在地。

此来自逐浪“: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思?代替我?呵呵,你就是想进宫dǐng着我的身份去享福吧!万一到时候如果被皇帝发现了,就可以説,是我逼你的,然后再以欺君之罪告到我们这里然后让我们不得好死是吧,姜澜啊姜澜,你的心肠怎么这么狠毒?”

此来自逐浪“: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请你相信我!”狐儿擦了擦已经破了的嘴角溢出来的血,想要向萧倩解释。

此来自逐浪“:相信你?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好啊,你倒是解释啊,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擂台上?为什么你要拿刀架上我的脖子?为什么国师大人会袒护你?为什么你会舞刀弄剑?为什么云桦国的皇帝认识你?!你説啊,你倒是説啊!”萧茜每问一个问题,就狠狠的推狐儿一下,最后越想越气,就那么一用力,狐儿的头就狠狠的撞在了墙上。鲜血滴落在地上,触目惊心。

此来自逐浪自己杀了人?萧茜那么一瞬间感到了一丝无力,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这样给毁了。为什么这个贱人就连死了都还不忘阴自己一把呢?萧茜脚一软,跪在了地上,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狐儿的‘尸体’,她不是有意的啊。

此来自逐浪“:狐儿!”每次都是那样的凑巧,凌桦认为那个绝对是狐儿没错,然后就跟踪狐儿到了这里,没想到竟看到了这样一幕。凌桦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抱起了狐儿查看狐儿的伤势。

此来自逐浪“:还好,还有呼吸。”凌桦瞪了萧茜一眼,可是狐儿的伤要紧,便瞪向了萧茜接着跑走了。萧茜看着她未来要服侍的夫君看向自己的眼神,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袒护那个贱人?为什么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为什么!

此来自逐浪所幸伤势不严重,当狐儿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后,看到某个家伙守在自己的床边,莫名的xiǎo感动有木有~

此来自逐浪“:狐儿你好diǎn了没有?”凌桦担心问道。虽然説请了整个太医署中最好的太医,可是凌桦还是放心不下。

此来自逐浪狐儿好奇的看着周围的环境,这里的摆设如此雍容华贵,似曾相识,可是自己却记不起这里到底是哪。

此来自逐浪”:你是谁?“

此来自逐浪”:狐儿你不认识朕了?“

此来自逐浪”:参见皇上!“狐儿见眼前的人自称为‘朕’差diǎn魂都吓没了。

此来自逐浪”:平身。“凌桦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狐儿。这种被耍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五年前和她第一次见面她对自己耀武扬威,第二次见面她却很懦弱,对自己毕恭毕敬。五年后这种感觉再次重现,灵狐儿,你到底是想干嘛?该不会,昨天她往墙上那么一撞,给撞失忆了?

此来自逐浪”:请问···这里是哪里,我是谁?“狐儿睁大了眼睛问道。

此来自逐浪”:这里的云桦国皇宫,而你,是朕的爱妃,灵狐儿。“凌桦见狐儿似乎失忆了,于是便使坏,给了狐儿一个新的身份,好让她留在自己身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阅读最新内容。

揭阳治疗宫颈炎医院
铜川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本溪男科医院
揭阳治疗卵巢炎方法
铜川治疗不孕不育方法